河北聚祥古建园林

青砖灰瓦民国风,这条胡同“京味”浓

浏览: 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9-16
说起北京的胡同,那可是浓缩老北京人原汁原味生活的地方。随便就能叫得上口的南锣鼓巷、烟袋斜街、帽儿胡同、国子监街、琉璃厂、金鱼胡同、东交民巷、西交民巷、菊儿胡同、八大胡同,那是北京的“十大胡同”。生在长在胡同,住了十多年,亲身经历了北京旧城改造的岁月变迁,对胡同和胡同文化自然有着很深的情结。以至于后来搬进楼房那么多年,闲来无事总想扎进胡同重温消失多年的“京味”。


说起北京的胡同,那可是浓缩老北京人原汁原味生活的地方。随便就能叫得上口的南锣鼓巷、烟袋斜街、帽儿胡同、国子监街、琉璃厂、金鱼胡同、东交民巷、西交民巷、菊儿胡同、八大胡同,那是北京的“十大胡同”。生在长在胡同,住了十多年,亲身经历了北京旧城改造的岁月变迁,对胡同和胡同文化自然有着很深的情结。以至于后来搬进楼房那么多年,闲来无事总想扎进胡同重温消失多年的“京味”。



如今,北京的很多胡同在城市规划进程中消失了,保存下来的很多被开发为旅游景点或特色文化街,商业气息太重。不过在北京西城区广内街道倒是有这么一条胡同,它既是胡同,又是步行街,在这里保存着老北京胡同最典型文化特征和生活气息,它就是“北京首条住宅区步行街“——达智桥胡同。



达智桥胡同东起宣武门外大街,西至校场五条。在清朝以前,这是条河沟,河沟的水与附近其他河沟在宣武门附近汇合,汇合处建有一座桥。因清初汉人把曾经驻扎在这一带的蒙古人称为“鞑子”,河沟上的桥就叫“鞑子桥”。后来河沟被填平形成的胡同就叫鞑子桥胡同了。直到20世纪60年代,北京整顿地名,胡同才改名达智桥胡同。




达智桥胡同东侧正对着车水马龙的宣武门外大街,还没走进胡同,就看到了黑底金字铁艺牌楼,牌楼下方的地面上写着“达智桥胡同”五个大字。青砖灰瓦,石雕影壁,这个长186米的胡同作为北京胡同街区改造后的首家住宅区步行街,没有其他商业步行街那种人头攒动、商家集聚的热闹场面,而是安安静静,飘着一股烟火气。


走进胡同,墨色青砖铺就的地面光滑整齐,拓宽到7米的胡同两侧是整齐的民宅。这些老宅子门脸经过修葺,是清一色的晚清民国风格。窗子是红色的木窗,部分院门口还有门环、门墩,商铺的门楣也改造为风格统一的样式,家家户户门前和窗台种满了绿植。



您可别觉得达智桥胡同一直都是如今的复古文艺民国风,改造前,这里可是出了名的脏乱差。胡同只有3米宽,两侧违章违建多,卫生环境差,拥挤不堪,成为了街道治理的老大难。改造后的胡同,不仅变宽了,卫生和治安也变好了,吸引了很多慕名而来的游客还有像我一样寻找“京味“的老北京前来打卡。



要说达智桥胡同这短短不到200米的距离,还真藏了不少名人故居,最有名的要数“杨椒山祠“。杨椒山祠历史上曾是杨继盛(字仲芳,号椒山)的故居,此人是嘉靖年间调兵部武选司员外郎,为人刚正不阿,忠言直谏,曾因弹劾奸臣严嵩“五奸十大罪”被诬陷入狱。在狱中,杨继盛受尽折磨,却不屈不挠,后英勇就义,他的妻子也自杀,百姓为了表达敬意把他在达智桥胡同的旧宅保护起来,这就是今天看到的杨椒山祠,也叫“松筠庵“。据说戊戌变法时,康有为、谭嗣同就在松筠庵里写的公车上书的材料。


如果你对刚才这段历史比较陌生,那么你一定对北京著名的老字号“便宜坊”不陌生。据说杨继盛惹了奸臣后一天往宣武门外的家的方向走,闻到米市胡同传出来烤鸭香味,因心生郁闷就走进店里大吃一顿。没想到这烤鸭外酥里嫩,肥而不腻,最关键还方便宜人,于是杨继盛给店家题字“便宜坊”,百年老字号的名字就这么由来的。



漫步在达智桥胡同,发现这里是个特别有人情味的地方。很多年不见的胡同里的副食店、小餐馆、杂货铺,在这里都能找到,而且经营者都是胡同里的老北京人。下班夜色初上,胡同内的民宅亮起了灯,有些临街的房间透过窗帘,映出一家人吃饭的身影。还有一些敞着门吃饭的大爷大妈,和街坊邻里唠家常,往来推着自行车,拎着菜的互相亲切的打个招呼,这不就是消失多年的胡同生活和邻里情么。



北京的城市变迁日新月异,不是所有的胡同都能寻觅到如此的烟火气。也许,达智桥胡同的民房只是外表加以改造,内部居住条件还没有得到显著地提升。也许,住在这里的老人渐渐走了,搬进来的新面孔并不了解胡同的前世今生。但是,这都不会改变住在这一带的老住户对达智桥胡同的情分,也恰恰是这份深厚的家园情,让小小的胡同隐藏在宣武门外的闹市中,在“京味”胡同中自成一派。